米游社 · 崩坏3
我们将于2019年11月18日开始对服务器进行升级,升级时间约为1周。升级期间如访问出现异常可访问备用网址https://bbs.mihayo.com/使用相关功能。

月下轮舞 DanceStep23,元凶

来自版块: 甲板
109
7
10
0
文章发表:10-03
eb32c0a153bd53bafe43db1daac3f1d0_4209632983935953449.jpg
太虚有神,一剑画天殇。

炽翎仙人所创的剑法——太虚神剑,天下公认,是天下第一剑。

有道是:太虚神剑,剑招柒式,可称无敌。

对于没有接触过太虚神剑的人来说,确实是如此。

但是,太虚神剑的柒式剑招,只是入门,但就这样了,太虚神剑,没有第捌式。

嗯?

你说剑仙李耳用过不下拾玖招太虚剑式?那是太虚神剑的柒式基础的“斩破虚翎灭玄绝”能任意叁式组合,所以看起来才像有许多式吧?

基础的柒式剑招后,其实是还有剑招的,只不过是由习剑者自创,并且是独立、专属于习剑者。

所以有多少个习太虚神剑的剑者,就有多少个剑捌,甚至是剑玖、剑拾。

神州。

炽翎仙人隐居的四季山处,正在道观内吸收山脚下古道镇无数前来朝拜的神州子民愿力香火的炽翎仙人,这时了睁开双眼。

面如白纸的炽翎仙人身形一动,她便从道观正殿移动到道观的一间竹屋内。

竹屋很小,仅能站下八至九人,只有东侧开了窗。

正对门口的墙面上,悬挂着一面木板,木板划分三行,每行开头都用篆体小箓写着剑捌、剑玖、剑拾。

每行后都挂着木简,而木简上写有篆箓的却是不多,剑捌最多,有七块木简。剑玖次之,只有四块。而剑拾,只有一块。

现在,剑捌那一行空闲的木简上,两个篆箓逐渐浮现。

剑捌·生死。

“师傅?”立雪见炽翎仙人不在正殿便找了过来,正想说炽翎仙人又不好好休息养伤时,立雪看到了那新出现篆箓的木简。

“生死?”立雪喃喃自语,她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毕竟排在“生死”前面的“若水”便是她程立雪的剑捌。

炽翎仙人拿下“生死”的木简,在手中把玩几下。

“有华的气息,还有……血族的。”炽翎仙人把木简重新挂回去,赤色的双眸中不知在思索什么。

——

剑捌开道,一线生死关。

剑痕一线天,画道龙门关。

苍天白芒,剑痕扫天下,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德莉莎那暗红的双眼目不转睛地盯着舰长的背影,那对眼睛里无数的小星星在闪动。

似乎是察觉到了德莉莎的目光,舰长转头看了她一眼,冲她微微一笑,顿时德莉莎满脸通红,心脏砰砰跳个不停。

好吧,她承认,早些时候她对舰长其实是心存利用的念头的,毕竟舰长是人类,她是血族,这也不奇怪,谁能轻易相信天敌呢?

但是这一刻,德莉莎的心口一股奇怪的情愫不断地萦绕,有些酸涩、有些甜蜜、有些……

如果有人知道德莉莎这时萦绕心头的情愫,一定会笑着对她说,这种情愫……叫喜欢。

随着这份情愫的越发浓郁,这又会变成……爱。

她真的喜欢上身为人类的舰长了……

再面朝尼亚·沙尼亚特的修女、修道士们,舰长收起笑容,满脸阴沉,呼吸急促。

他的剑捌·生死给他的消耗太大,算是失误了,不过也好。

剑捌·生死一横扫,沿路将学院的跨海大桥拦腰斩断,大块水泥块、落入海中。

“翁嗡嗡——”

数架直升机悬停在上空,其中一架将影像传送回圣芙蕾雅学院。

尼亚·沙尼亚特眯起双眼。

没想到这个叛徒居然盗走了圣痕,还是没有记录在案的圣痕。

虽然不清楚这个圣痕具体有什么能力,但从影像分析来看,至少不弱。

光是叛徒手里拿着的剑的轮廓,就检测出是巨大的能量压缩形成的。

原本尼亚·沙尼亚特是想着把舰长杀了的,毕竟他跟血族私通,照人类的法律,就是要判死刑的。

现在又不一样了。

没有被记录在案的圣痕,这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血族得到,虽然不想,尼亚·沙尼亚特只好想办法安抚好舰长,至少把圣痕弄到手。

见舰长没事,姬子导师松了一口,随即又担心起来。

符华皱着眉头,舰长的圣痕是她不知道的种类,那也好,为了得到这个未知的圣痕,想来尼亚·沙尼亚特不会采取恶劣的行动,估计会以怀柔政策来安抚舰长和德莉莎才对。

塞西莉亚学院长面色不变,心里却是古怪得很,别人不知道舰长的圣痕是什么种类的,她还不知道?

拜托,第一个得到那个圣痕进行研究的人是她欸!

“居然把Lucius的圣痕拿走了……”学院长真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她现在的心情……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事情是……

尼亚·沙尼亚特的话术不及格。

嗯,通俗来讲,她是个聊天鬼才,能用一句话就把事情谈崩掉,更夸张的是,她曾经就用了一个词就把事情谈崩了。

可想而知,她能谈成什么事?

舰长听完尼亚·沙尼亚特的“劝降”书后,挠挠脸,“你……脑子没问题吧?”

诸位修女、修道士们纷纷低下头或者把头转开,因为舰长说得太对了,他们的队长话术不及格就算了,那至少找个能说会道的人不好吗?每次都亲自上阵,每次都被她谈崩,简直了!

很明显,这次尼亚·沙尼亚特又双叒叕谈崩了,这下舰长更坚定要逃走了。

舰长冷笑一声,“你们说我们杀了修女克罗艾,我就把话放在这儿,我们没杀,你们信吗?”

不信,当然不信,不如说为什么要信?

如果没有血族德莉莎,说不定会有考虑的机会,但是现在嘛……当然不会相信和血族私通的舰长。

理由很简单,血族吃人。

这种吃人肉喝人血的怪物,他们吃人那是天经地义!

既然如此为什么要为血族说话?

他们吃人就是错!

舰长也不需要答案,他清楚答案会是什么。

松开右手,天选王剑轮廓消失,他的左眼也恢复到了银灰色。

转身抱起德莉莎,舰长柔声问她:“怕不怕?”

在舰长怀里的德莉莎摇摇头,她感觉只要和他在一起就什么都不怕了。

抱着德莉莎的舰长纵身一跃,在周身展开防护屏障,从跨海大桥上跳了下去。

修女、修道士们来不及反应,舰长和德莉莎已经坠入海里了。

此时天色昏暗,这该怎么办?

再说圣芙蕾雅学院这边,塞西莉亚学院长在听完舰长的话后,突然间灵光一闪,想到了什么,并说了出来。

“血族吃人是天经地义,那如果是有人故意杀人,栽赃给血族呢?”

站她身侧的米廉修道士一愣,故意杀人栽赃给血族?

这不是没道理,只是血族很少混入人类社会,杀人现场有血族,一般都会潜意识的认为是血族杀人,谁还会认为是人杀的呢?

不用吩咐,米廉修道士把克罗艾修女的仪器递给学院长,学院长推开情报官,把位置占了去,接上克罗艾修女的仪器,调去资料。

尼亚·沙尼亚特正在组织去搜海,见学院长擅自行动,正要发火时,学院长找到了她想找的资料。

说到底,克罗艾修女为什么会找到德莉莎?

德莉莎的护身符真的失效了吗?

那个血族的信号,真的是德莉莎吗?

错了,从一开始就错了。

“模拟训练的假定血族信号。”学院长解析完成克罗艾修女的仪器,那一晚这个仪器接受到的信号,根本就不是德莉莎的信号,而只是一个模拟训练时的假定血族信号!

只不过这个信号和德莉莎的位置重合了,所以克罗艾修女才认为德莉莎是血族,虽然误打误撞的对了。

或者是,有人故意设计好了这一切。

那会是谁呢?

学院长看向那个元凶。

别人或许不认识,学院长绝不会认错,这个信号,是雪狼小队训练的假定信号。

而且,是副队长级别的。

雪狼小队现在由学院长的丈夫齐格飞带队,自然不可能是他,米廉修道士就更不可能了,但是,还有一位雪狼小队的成员。

她一直都在,哪怕学院长离职,开创了学院,她毅然决然地离开队伍,追随着塞西莉亚·沙尼亚特,当起了塞西莉亚学院长的秘书。

她是……时雨绮罗。

“为什么?”

学院长缓缓走到时雨绮罗的身前,时雨绮罗仰着脖子,她的脸上没有丝毫负罪感,她说:“我是为了您!”

“为了我?你这是为了我?”学院长不知道这该笑还是该发怒。

时雨绮罗解释道:“留着血族在学院肯定会被抓住把柄,为了保护您的心血,我才决定把他们除掉!”

“然后?你就故意杀掉他们没杀的克罗艾修女?甚至是故意放跑他们,把他们往死路上逼?”

“对!”时雨绮罗的目的已经全部完成了,她很高兴。

但是学院长却是对她很失望。

确实,血族是人类的天敌,那她时雨绮罗又做了什么?为了赶走血族不惜害得许多修女、修道士失去了姓命,还把学院的学生逼得背叛了人类,还丢失了珍贵的圣痕。

这些损失,她时雨绮罗,赔不起。

整个圣芙蕾雅学院都赔不起!

失望地看了时雨绮罗最后一眼,学院长走开了。

取而代之的是,符华。

符华亮出她的身份——序列修女·影骑士。

“时雨绮罗,我以蓄意谋杀、故意挑起事端的罪名宣布,你被捕了。”隶属于符华的战列修女给时雨绮罗铐上手铐,麻利地给她戴上拘束道具。

她不断地期望她的塞西莉亚大人能帮助她,而塞西莉亚学院长,连头都没有回,在她做这场算计时,就该把后果考虑进来了。

她……活该。

翌日清晨,齐格飞带着度完假的琪亚娜、西琳、悠一回到沧海市,正要去圣芙蕾雅学院时,他们看到了所有学生带着迷茫的表情,搬着行李,浩浩荡荡地离开学院。

他们穿过人群,找到了塞西莉亚学院长,在旁的还有姬子导师。

学院长靠在丈夫的怀里,她知道的,出了这档事情,学院……肯定是保不住了,但是没想到会第二天就被废弃,遣散所有人。

从姬子导师那里得知舰长背叛后,西琳脚上一软,瘫坐在地。

琪亚娜和悠一面面相觑,他们不就是去度假了吗,为什么一回来就什么都变了……
10
0
看帖是喜欢,评论才是真爱:
  • 全部评论
  • 只看楼主
排序:正序
管理
回复
喜欢的朋友来B站搜我的ID“游尚安在”,多支持

10-03
1
举报
回复
|
0
在B站看小说_(糖葫芦)_(糖葫芦)_(糖葫芦)
管理
回复

10-03
1
管理
回复
大佬大佬
10-03
1
管理
回复
结尾:琪亚娜忽然说了句:经验+3

10-03
0
管理
回复
嗯?全图是这样的

10-03
0
管理
回复
大佬
10-0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