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游社 · 原神

【同人文】失落之风

来自版块: 酒馆
202
41
24
7
文章发表:09-24
嘛,这是一篇以愚人众的实验品的视角穿插游戏,漫画的一些设定和迪卢克写的一篇同人,就个人的兴趣而言,还是写成了看第二遍会发现很多第一遍看不到的东西的模式。本质上,我是觉得写已经登场的游戏角色容易被新剧情冲突打脸,所以换了个视角以原创人物为中心,而卢姥爷原本则是想写成贯彻人设的解决事件的工具人,结果,嗯,可能有点苏?
总字数大约一到两万字吧(TXT大小2.2m),我分成五节加尾声发布。(虽然主要是后面的字数多了点)。
24
7
看帖是喜欢,评论才是真爱:
  • 全部评论
  • 只看楼主
排序:正序
管理
回复
加油(ง •̀_•́)ง 支持一下

09-24
0
管理
回复

第一节 愚人遇难


当我第一次明白这个世界是不平等的时候,是在十一岁的时候。那时我不慎落入村外的小河中。挣扎,挣扎,挣扎,可是一切都那么地沉重,但是柔和的风却把我从这份窒息中解放出来,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了神之眼的光辉,但是这份光辉并不属于我,而是在我记忆里从没有离开过我的姐姐。那股柔和的光芒多么耀眼,耀眼地让我感到了嫉妒。


据说,城里的迪卢克老爷十岁就获得了神之眼的认可,而我的姐姐是十二岁获得了风元素的神之眼的祝福,蒙德是受风神庇佑的城市,获得风元素的神之眼在蒙德是相当幸福的一件事。所以我也一直在想,再过一段时间,我这个弟弟也能获得风神的祝福,但是又过了很

久,我依然什么都没有,不仅如此,我也什么都不擅长,不擅长剑术也不擅长弓箭,不擅长酿酒也不擅长种花,简而言之,是个什么都不行的人。


所以,当愚人众的使者出现的时候,我很开心,他们居然选择了我,即使是什么都不会的我也能成为镇服魔龙乌萨的愚人众一员,唯一不完美的是姐姐以要照顾我的名义也跟着我过来。姐姐总是那么完美,煮菜好吃也会酿蒲公英酒,会做衣服还擅长风元素的剑术,大家

都说她以后一定能成为西风骑士团的一员。明明能成为骑士团的一员,为什么还要跟着我呢,只要有她在,我就永远只能活在她的光辉之下。但是最可恶的,果然还是那幅温柔真诚的笑脸,让我永远无法对她发脾气。



09-24
1
管理
回复

加油!两万字。是大佬

09-24
2
举报
回复
|
0
是咸鱼_(糖葫芦)每次写点什么,看第二遍都觉得有一堆问题删了。这次是写的短,发的早。
管理
回复

但是,厄运到来了,我们并不是被愚人众选中去培养的勇士,而是实验品,消耗品。注射药剂,强化,战斗,或者死,这就是我们的新生活。该死,你们不是守护大陆的强者吗,有着那些强大的力量为什么还要拿我们这些贱民作乐呢?更该死的是,为什么姐姐这种本应该有光明的未来的人也跟着我来到地狱了呢?这时候的她本应该通过骑士团的申请,在阳光下使用着西风大剑击退扰民的怪物们吧。结果却是,肩负着我的性命在战斗。是的,即使到了地狱,我也依然是没有才能的人,在被他们实验以后,我依然没有任何才能,只是像蟑螂一样苟延残喘散发着不详的黑气,本应被立刻处理,但是成功了的姐姐却说把我的性命交给她,“只要我一直赢下去就行了吧,只要我弟弟还活着,我就能战斗地更强”,于是我又成了被照顾的一方,真是的,命运为什么这么不公,就只有我什么都做不了,就只有我只能看着。


活着的实验品除了我和其他被处理掉的人,都能操纵黑色的东西,就算没有神之眼也能变幻出蛇一样的黑火,狼一样的黑雷,而姐姐则是黑色的能卷起黑风的鸟,其他人都叫姐姐和她操控的东西黑凤凰。据说凤凰是璃月港传说中的一种瑞兽,十分的漂亮,但是黑凤凰只是散发着和我身上一样不详的黑色气息的诅咒罢了,被我们接触的东西并没有什么好下场。都是我,让原本耀眼的姐姐变成这样。我向她哭诉着自己的无能,自己的愧疚,自己的一切,但是她什么都没抱怨,说不怪我,这是姐姐应做的职责,拜托你,要不要像童话书里的姐姐前辈们那样完美啊?骂我啊,打我啊,这样我还能好受些。这样痛苦而煎熬的日子何时能结束,至少让那些有才能的好人离开这个囚牢吧。

09-24
1
管理
回复

第二节 双生彼岸


从黑暗中醒来,但是却不想睁眼,阳光反正从没照进过这个地下室,在这个囚牢里永远只是上演着无能的弟弟等待着姐姐的归巢,今天的头也依然沉重,反正又是蜗居黑暗的一天吧。但是好奇怪啊,轻轻睁开眼睛,居然看得到亮光,是梦吗?真是许久未见的梦啊。

“醒醒,快醒醒,喂,太阳晒屁股啦!”

好久没能听见的话,这声音是......姐姐?

我用力地撑开了双眼,却被许久未见的阳光狠狠地刺了一下。

“发生了什么,姐姐?我们怎么出来了。”

“嗯,那一天,他们的干部不在的时候,大家发起了叛乱,并且我们就在这场叛乱里跑出来了,不过你头受了点伤一直昏迷不醒。”

“居然,逃出来了吗?”我欣喜若狂,结果头又晕了,原来是受伤了,难怪这么疼痛。

“所以这里是哪里呢,”我看着周围熟悉的绿草和金鱼草问道,“我们回到蒙德了吗?”

“不知道呢,大概是吧,得要探索一下吗?”

“还是尽快摸清楚状况吧。你去搜集食物的时候有做标记吗?”

“没有。”

“真是的,你还是那么冒失。”突然想起来,以前姐姐就是路痴来着,好几次在森林里迷路也是自己找回来的,那时候就教她认不清野外就要做地标,结果全忘了啊,不过也没办法,在囚牢里的日子太久了,但是现在,终于可以回家了!

然而当我跨出步伐的时候,却深深地发现了一切已经无法挽回。

蒙德的青草,在沾染我的脚步后,迅速地枯萎了。


“那一天,我们能逃出来的契机,不单是因为他们的干部不在,还是因为他们发放了新的实验药剂,我们活下来了,但是诅咒也进一步加深。”

“但是姐姐你为什么没有?”话一说出口我便后悔了,果然姐姐的才能还是更高,能在一定程度上控制好诅咒了吗?。

“接下来怎么办,那里的其他人呢?”我硬生生地转开了话题。

“各散东西了,有些人或许想要复仇,我想我们只能逃跑,因为我见到过,【博士】的强大。”


我本来就是弱者,自然更不会考虑复仇,但是我这样的身躯,想必也回不去,但是姐姐应该还能回去吧?

“我也回不去了哦,就算这片绿地此刻没有枯萎,再过一段时间也会的,而且从最初的实验起,我的脸也就已经是灰蒙蒙一片了,散发着不详的气息。”

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不过这就是所谓姐姐吧。

“那我们怎么办,往哪边走呢。”

“往东走吧,东边有海洋吧,不知道能不能到海边呢,说不定能洗掉这些黑乎乎的东西呢?”



09-24
1
管理
回复

如果这么容易就好了,但是即使去吹吹海风也不错吧。

“交给我吧,判断方向什么的靠植被的长相就能知道的啦。”毕竟很早以前我这个弟弟就一直喜欢在野外摸索东西,拔野菜。

我最擅长的就是野外知识了,也是我唯一能教给姐姐的东西。

“嗯,这里应该是蒙德的东北部,摘星崖的北方,继续往东走就是大海了。我昏迷的时候你到底带我跑了多远啊?”

“不知道,记不起来了,只记得我们疯狂地跑,还碰到了什么东西传送到了什么地方又继续跑,毕竟他们的干部要是回到那里追过来,我们可就完蛋了。”

“嗯,那就不管了,就去海边吧,说起来我们也好久没看到海了。”

“嗯。”


海边的风果然很柔和呢,就像曾经姐姐的神之眼带来的一样,只是海水并不能减轻半点诅咒,无论是什么东西温柔以待自己也只会受到伤害,当然,不包括刚才袭击自己的水史莱姆,呀虽然铺在我身上绝对不怀好意,但是冰凉冰凉的感觉挺舒服什么的这种事情才没有呢

。虽然马上就被黑气夺去了生命了。说起来在姐姐还没有获得神之眼的时候,姐姐也曾经被一群风史莱姆围住吓的不敢动,然后在我拿着尖锐的树枝一个一个地扎破之前可是被他们弄的浑身是伤,心里想着有朝一日能够随意解决史莱姆,如今却因为这股诅咒般的黑气而做到,真是讽刺。


死掉的水史莱姆化作了水洼,我仔细一看自己也映照出了一张和姐姐一样的灰白色的脸,虽然好像第一次实验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这样,但是一直没有镜子没能发觉呢,其实自己和姐姐一直是在同甘共苦吧?过了那么久头发也没有剪,这样的话看起来都不是弟弟而是妹妹了吧?


天色开始暗了,太阳浮在海平面上,在这温柔的海风之下,假如是帅气的男女在此前行,就有种宏大的冒险正要开始的感觉,可是此刻在这里的只有两个怪物。好想回家啊。可是这幅到处伤害别人的身躯回到蒙德只会被排挤排斥吧,甚至连父母都被牵连,果然我还是个扫把星。我已经害了姐姐变成这样,不能再让父母受牵连了。就这样,和丘丘人一样驻扎在荒郊野外吧,陪姐姐活着,直到死去。


09-24
0
管理
回复

“摘星崖的星星好看吧。”我拉着姐姐的手坐在摘星崖上面。

既然确定了要活在野外,那么不妨先欣赏欣赏野外的美景,以前父母都不让自己晚上出去,所以我和姐姐一次也没有见过摘星崖的星星。

“嗯。”

望着天上的星星,就能感受到自己的渺小,有时候,就能忘掉一些事情。

“吖嗪。”

呀,果然海边的风再温柔到了晚上也有点凉呢,还是去找一个温暖的地方睡觉吧,决定就是你了,丘丘人的营地。


呼呼,望着烧焦了一小片的衣服,我无奈地感叹着自己的失算。

虽然觉得靠黑气就能夺下一个小营地来着,结果他们有火弓手啊,最后还是靠姐姐的黑凤凰掀起了黑火龙卷才赶走了丘丘人,虽说如此,营地也被烧了一半,结果为了灭火还忙活了半天,剩下半个营地还得担心丘丘人们回来。


“唉,明天得重新找一个驻扎地,今晚我们轮流守夜吧。”

“嗯。交给姐姐吧,你好好睡。”

“听好了,轮流!”


结果还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当我醒来的时候却又是刺眼的阳光,整个营地都像是被腐蚀或者吹飞的样子。

“抱歉啊,其实,姐姐我也无法控制好这份诅咒。还好没有再次伤到你。”那股忧伤的表情令我心疼。

“不,本来没有我的话,姐姐就不会经历这些的,而且也是靠姐姐的这份力量我才能逃出来,这个世界上最没有资格憎恨姐姐的人就是我了。”

“不是的哦,最开始的最开始,当我因为实验药剂陷入疯狂的时候,是你抱住了我,一直念着姐姐不要死,要死的话那个人也是我,结果被我抓破了脸呢?没有你的话,我可能就已经抓狂而死了吧?”

“。。。。。。”

“但是,如果没有姐姐的话我也是死路一条哦,姐弟之间在意那么多干嘛。”看到那张灰白的脸,就想起姐姐小时候最喜欢的童话书里的故事就是白马王子娶走灰姑娘的故事,只是在那个故事里灰姑娘不再是灰姑娘才得到了幸福,自己却把姐姐变成了灰姑娘,不禁心中又是一暗。


“不提了,我们往南走,去千风神殿吧,据说那里有强大的遗迹守护者,平常人都不敢靠近,反过来说就是连丘丘人都无人问津的地方,对于我们这样的怪物,再适合不过了,至于遗迹守护者就交给姐姐的黑凤凰试试吧?打不过就跑。”


“好的呢。”


但是,我并没有想到,“一个使用黑气的怪物袭击了东方的丘丘人营地”的事会被丘丘人们之间口耳相传,以至于几天后的这个营地汇聚了大量的丘丘人引起了蒙德城的注意。

09-24
0
管理
回复

第三节 天火降临


来到千风神殿的第二天,在姐姐击败了遗迹守护者以后,我们霸占了守护者附近的一道房间,想来千百年以前或许也有人住在这里吧,不过可能不是我这样的怪物,而是祭司或者神明吧,真有神明的话,为什么不能救救我们呢,所以就算有神明,那么他们也是要么没能力要么没善意吧。


第六天,收集的果子都很充沛,利用在丘丘人营地搜刮来的炊具,姐姐用甜甜花金鱼草和小灯草熬了汤很好吃,我和姐姐也逐渐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第十四天,这里的阳光也非常温暖,呀,总感觉今天有点热。准备出发采苹果去吧,吃草已经吃腻了呢。在我这样想的时候,我的眼前出现了一位红发的男子。他的衣着非常的高档,他不是那种暴发户的感觉,他很帅,有一对深沉的眼睛和高贵的气质,神之眼闪耀着红色的光芒,可惜的是他似乎来者不善,否则这大概就是姐姐幻想的白马王子的样子。不对,好像蒙德城内有一个人符合这个特质。


“请问,你是著名的那位迪卢克先生吗?”


“正是。”好冷漠的语气,甚至正眼都不瞧我们一眼。


“请问你为什么来这里。”感受着迪卢克先生的压力,我拉着姐姐准备着偷溜。


“接到了报告,摘星崖附近的丘丘人营地有异常,追随枯萎的痕迹而来。”果然,是来抓我们这些怪物的吗,这时候已经顾不上什么回答了,我和姐姐立马跑起来,但是迪卢克立马追了上来,他的速度很快,的确我这种废柴怎么可能逃得掉。


“我是不会放过你--”


黑色的凤凰击退了迪卢克,没错,直接逃跑是不可能的,必须制造契机。


“抱歉,我们也不想伤害你,我们两个人只想过平静的生活。”黑凤凰为我们拉开了一定距离,但是只是这点距离还无法彻底甩开迪卢克,明明我们住在这附近十几天了,可迪卢克对这里的环境却不比我们陌生多少。


“居然能说出这种话,果然你病的很严重吗?已经没有时间了,我必须把你们解--”

感受到了迪卢克突然冒出的强大杀意,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犹豫了,必须把所有的杀手锏用出来。


黑色的凤凰前所未有地凝聚了大量的黑气,不仅如此,释放的时机也是绝对巧妙的,刚好卷入了神殿附近的火把,形成了最大最强烈的黑火凤凰龙卷,抱歉,这样的话,对面是不可能不受伤吧,但是就算是怪物也有想要活下去的心啊,趁这个时候,我们赶紧逃跑。

09-24
0
管理
回复

但是,在黑火龙卷之下,深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


“在此,宣判!”


纯正的火元素以赤红的凤凰模样汇聚成型与黑火凤凰龙卷撕扯着,明明我们这边还有黑风助力,为什么却无法匹敌,不对,是二者的火元素性质差太远了吗?黑火凤凰龙卷被彻底击碎,迪卢克拿着大剑追了上来。完蛋了吗?不过或许这样也好吧,被诅咒的怪物被温暖的


正义火焰所吞噬,这个结局也不赖,但是。。。


“姐姐快跑!一定要活下去,这里就交给我吧!”我一把推开了姐姐,反而主动扑向了迪卢克去限制他的行为。脑子好热啊,闪过了一些奇怪的画面,这就是走马灯吗?在最后的最后,我这个废柴也能为别人做一点事情,或许才是最好的死法吧。


“你到底在干什么,差一点我的剑就要刺穿你了。”说起来他不偏移剑锋的话我的确已经死了吧,但是事实上现在的我被他扑倒在地,他的眼睛还是不看我,但是就在我身旁的大剑却燃起了火花,喷涌的火焰阻碍着黑色的风的袭击。


“姐姐,快走啊,我们没胜算的。”但是黑凤凰的攻击从未停止。


“还没死心吗。”迪卢克皱了皱眉。


“那么-----,在此,揭示。”迪卢克的手套发出来奇异的光芒,伸出了黑色的锁链束缚住了本就无法动弹的我。


“姐姐,危险!”


咦,为什么是已经无法动弹的我?


“从始至终,这里除了我就只有你一个人啊。”

09-24
0
管理
回复

第四节 蒙德之风


“你说什么?姐姐明明就在那。”明明她就站在那啊,那个无微不至一直照顾我的姐姐。

“所以我说了,你已经病得很严重了,必须立马把你解救出来。你说的姐姐我不知道在哪里,但那不过是被逼至疯狂的你的幻想吧?从你的言辞中,似乎认为使用黑凤凰的人是你姐姐吧,但实际上却是你,看看被拘束后的你,还有那黑色的凤凰袭击过来吗?”


假的吧?假的!这一切不可能是幻想,明明一起生活了那么久的,但是哪里都没有黑色的凤凰,姐姐呢,姐姐开始跑起来离开了,这就好,这就好,我大声笑了起来。


“姐姐逃走了就好,要抓就抓我一个人吧。杀了我吧,杀死我这个被诅咒的不详的存在。”


“不详吗?这种东西我也一样,不妨感受一些你身上的锁链吧。”


的确,这股锁链同样有着一股不详的气息。


“所以你也是愚人众的恶魔吗?”我怒吼道。


“这可是对我最大的侮辱,我是他们的敌人,想找回被他们带走的孩子们的人。为此,什么奇怪的力量我也不在乎去用。你是从他们的实验里逃出的人吧,知道地点在哪里吗,我必须去解救其他被他们抓走的人。”


什么嘛,这家伙,一本正经地讲着正义的话语,但是却没有认出我们吧,明明我们就是你找的人之一,不过也难怪,毕竟我们已经是面目全非的怪物了嘛。


09-24
0
管理
回复

“抱歉,那些事情,我根本记不起来,当我醒来的第一个晚上是在蒙德东北部,是姐姐带我出来的。”


“蒙德东北部,更北的枯萎痕迹已经被某些人清理了,果然在北方吗,还是没法判断具体地点。但是直到现在你还在自我欺骗吗?你的姐姐根本就不存在,从这种情况看,大概是在那群家伙的实验里牺牲了吧,请允许我进行悼念,然后请你清醒过来。”迪卢克起身进行了蒙德城的悼念仪式。


“开什么玩笑,她明明存在,她已经离开了我这个拖油瓶,自由了,可以重新找到一处隐居地点重新生活。”


“哦?你印象里的姐姐是会在刚才那样死缠烂打的情况下突然离开的吗,‘她’的黑凤凰为什么在我拘束你以后就消失了?从植物枯萎状况看一直也只有一条黑色的痕迹没有具体的分叉。沿途的带有少许黑气的苹果核掉落量判断也不过是一个人,你们两个人是如何做到这种情况的。还有--”


头好痛,感觉要炸裂。“不要再说了啊!姐姐,姐姐是不可能死的啊!”


“我也有失去亲人的体会,但这不是你欺骗自己去伤害他人的理由。以你操控黑凤凰的精细程度,明明有能力更好地控制住自己的能力,但是却在放纵,被夺去生命力的草地和树林已经不少了,附近的丘丘人因为缺乏食物已经开始骚扰村民了,去控制好你自己的力量,在你有这个能力的情况下怎么可以放弃,你知道有多少没有能力控制强大力量的这份幸运的人的下场是怎样吗!”迪卢克少有的激动,似乎是让他想起了过去的一些事情。


风声突然变得很明显,两个人难得地无言地对视。


09-24
0
举报
回复
|
0
中间那句话改成:你知道有多少没有控制强大力量的能力的这份幸运的人的下场是怎样吗!

(当然指他爹啦,不过他爹到底是后来说的被反噬而死还是按最初说的是被迪卢克杀死(反噬黑化被杀?)我无法下论断,所以模糊化处理)
管理
回复

“那又怎么样,控制了又能怎么样,姐姐也不会回来,我也依然还会吹起黑色的风,呐,这样的疫病之风,蒙德会接受吗?”


“看来你已经能接受一点现实。哼,风可是自由的,就算偶尔刮起了火焰或者水还是其他糟糕的东西,最终都会飘散。抱歉,你的黑风想吹起整个蒙德是不可能的,那份黑暗,终将迎来黎明吹散。”话虽这么说,迪卢克又别开了眼。


总觉得,这个人真的各种意义地无法对付啊,除了一般不正眼看人外,几乎毫无缺点,这就是所谓的面冷心热的老好人,好讨厌,感觉没有女生不会对这样的男人心动吧。


“所以说,你能给我容身之所吗?”


“只要你肯控制好你自己别伤害别人即可。”


“成交。”说到底自己也没得选择。


“努力集中注意力去控制那份诅咒,当其对外释放效率足够低的时候,我将放开你。”这家伙又撇开眼了,要多么目中无人啊。


“好的,我照做。”一边努力这么做,我一边思考起了现在的情况。姐姐是幻想的,这一点我依然难以接受,没有任何实感,说不定她还在哪里活着只是自己找不到吧,当然这点一定不能跟迪卢克提,否则又要争论好久了,还是想想以后怎么做吧。


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突然感到身上一暖,迪卢克居然把自己的外套套给我穿。


“对男生做这种事情,你有点恶心诶。”明明是冰块脸,实际真是个温柔过头的人。


“。。。。。。”


沉默,突然迎来了一阵长久的沉默。我并没有发觉到,我说出了不可挽回的话。


“原来如此吗,我就说从迹象看你应该很熟悉蒙德,甚至就是蒙德被愚人众带走的第一批人,但在我记录的名单里却没有符合的姐妹,原来如此,从一开始我就想错了,你们是姐弟,逃出来的是姐姐,却假想作为弟弟活着的吗?”

09-24
0
管理
回复

第五节 最终手段


“你在说什么,我。。。我是弟弟啊。男女怎么可能弄混呢?”


“通常情况下确实如此,不过这也足够说明那群肮脏的家伙做的东西的副作用有多大和你承受了多大的痛苦。蒲公英花场家的托娜,我很抱歉没能更早地找到你和你弟弟拉斯克。”


“不对,骗人骗人骗人骗人骗人骗人骗人骗人骗人骗人骗人。”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碎掉一样,黑气止不住地往外溢出,汇聚成了一只双头蛇。


“原来如此,这就是所谓诅咒吗,并不依赖于元素,而充斥着恶意去夺取生命,我能感受到,这里面不仅有你的怨念,还有更多更多的恶意。”迪卢克握紧了他的大剑。


“但是,我从一开始就做好了跟像你这样的存在战斗的准备啊,在黎明的晨风到来之前,就由我解决黑暗。”


迪卢克投掷出了数个飞镖,黑色的双头蛇虽然庞大却灵敏地闪过了。


“所以说,我喜欢多做一手准备。”砰!


是的,蛇躲过了所有的飞镖,但是正因如此和所有飞镖的距离并不远,然而飞镖却爆炸了。


“向某个人购买的储存有雷元素的玩意还挺好用的。可惜这可是一次性品,事后你不打算赔偿吗?托娜。”虽然话语冷冰冰的,不过只是试图激起某个人的反应,但似乎毫无用处。


尽管受到了飞镖的超载伤害,黑色的双头巨蛇却并没有受到致命伤,不仅如此,迪卢克的西风大剑燃起的火焰烧掉的黑气也在迅速复苏,唯一改变的只有托娜在痛苦地颤抖着。


原来如此,巨蛇诅咒受到的伤害会由被诅咒者承担的吗。那么通常的手段根本无法救到人。


“我说过了,我不会放过你身上的线索,同时也一定会解救你。所以,我也打算用点小花招。”


锁链再次从迪卢克的手中冒出并试图捆住巨蛇,巨蛇想要咬碎这份锁链,但是嘴巴却被锁链封住,巨大的身体摇摆着试图挣脱,但是奇特事情发生了,锁链消失了,这让双头巨蛇感到很惊奇。


“我的目的可不是绑住你,”迪卢克冷冷道,“只是让这份同样被诅咒的力量与你同步而已,这样我就能知道这份诅咒来源为何,过去发生了什么。”

09-24
0
管理
回复

【第一节阅览完毕,第二节阅览完毕,第三节,第四节阅览中】


“原来如此,你所模仿的拉斯克的行为模式来源于这里储存的包含怨念的记忆,但是在拉斯克的记忆里他明显比较自卑,只记住了他做不到的事,但是作为姐姐的你在回到蒙德后由于潜意识认知的不同却产生了积极的一些印象。哼,就算再想伪装一个人,也不可能完全


成功吧。说到底去伪装成另一个人生活下去就当是那个人活着真是大笨蛋。”


【全记忆阅览,权限,无视,破解】

为了激发和还原出原本的托娜,迪卢克需要找到托娜的全部记忆并且另一个关键的目的是由此找到蒙德城的其他孩子们。但是这对迪卢克的精神负担很大,这个不详的宝石和神之眼不同,具有强烈的反噬效果,如果陷入反噬的话将会带来无法挽回的结果。但是,从父亲


死了的那天,他就准备好了,准备好了与所有“黎明前的黑暗”战斗。


09-24
0
管理
回复

【叛逃之夜】

今天,新的试剂到来了,说好的,只要我继续去战斗继续赢下去,就留弟弟一条生路的。可是他们却依然给弟弟注射了药剂,为什么,明明他那么柔弱,但是却总用他的方式去保护别人,他什么都不擅长,但是最擅长的就是和别人打成一片,去鼓舞他人去保护他人,明

明自己其实只是父母收留的弃婴,夺走了本属于他的爱的一半,但是当他知道的时候却说,“姐姐就是姐姐,重要的是缘分和内心,只要大家觉得彼此是家人那么就永远是家人”。

因为我是个路痴,但是成为骑士却又需要在野外的经验,结果不知道被救了多少回,让他受了多少伤,他却总说着“这是我这种凡人都能做的小事啦,你们这些有神之眼的幸运儿就得好好发挥出这份力量哒”。我知道的,他心中含有嫉恨,但是却从来不影响现实去帮助其他人,因为自己做的是小事所以不在意,因为别人能做大事所以推崇向往,假如自己没有神之眼,能比得上他吗,假如自己不存在,他会替代自己成为被推崇的对象吗,我对他,总有一股歉疚之情。他也曾向我倾诉他内心的愧疚,说因为自己害我来到这片地狱,但其实在愚人众征召的名单里,她更靠前,因为她早已经想离开让他不再被自己掩盖,即使没有他自己也并没有逃离这份悲剧的未来。


但是,这一次,他没能躲过。在满地的尸体里,只有寥寥数人还在承受着黑暗的疯狂,破坏,逃跑,复仇,恐惧,这些情感交织着,最终,那些已死的尸体的黑气也侵袭到了我当中,但是我能感觉到,弟弟的存在,即使那只是诅咒,只是夹杂了各种痛苦的怨念,但在这

片疯狂当中,这一次,我握住了他的手,这一夜,由我带你离开囚牢,这一世,由我交给你活着。


【OVER】

关键的实验地点完全因为蒙眼而无从得知,连逃离的过程也因为狂化而毫无印象吗,但是也不是毫无收获,哼,北方那个方向吗。


巨蛇向迪卢克再次发起来进攻。


“你要来找我的话,那就来吧!”迪卢克手套上的宝石再次发出了妖异的光芒,反正本来它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同步率100%,第一功率启动,吸纳,开始】


本身就是诅咒之物的东西也不怕再多的诅咒了,吞噬吧,连同你的那份诅咒,就由我来背负。


妖异的光芒开始吞噬了黑蛇,黑蛇却毫无手段反抗。


“这样真的好吗?现在的姐姐的话,性命可是完全由诅咒维持的哦。”正在吞噬黑气的手套上的宝石里向迪卢克传来了声音。

09-24
0
管理
回复

“什么。”


“我说,失去诅咒的话,姐姐就会死。沾染了不净的存在,恐怕就是风魔龙也无法全身而退吧。”


真的是她的弟弟吗,虽然与他窥探到的弟弟的声音完全相同,但是是否是这份诅咒在蛊惑自己的内心,迪卢克无法确定。


“没有时间犹豫了,诅咒都要快被你吸完了,你再不做点什么,姐姐可是就要死了。还是说,即使冒着蒙德城民死去的风险,你也要解决诅咒?”


“所以,我该做点什么。”他说的没错,无论他是不是拉斯克,原本自己的目的就是拯救托娜,哪怕有百分之一的概率会让她死去,都是本末倒置,迪卢克放缓了吸纳的速度。


“童话故事的结尾,当然是KISS啦。”


“你在开玩笑吗?”


“我再说一遍,我没有开玩笑。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诅咒不就是爱吗?具体来说,首先诅咒诞生的原因之一是我们强烈的情感诞生的,比如对迫害我们的人的复仇之心和不惜伤害别人也要活下去的心,同理,我希望姐姐获得幸福,姐姐虽然总是想着我的事情,但她也不

是为我而生的保姆,在她的内心也有欲望,也有想要的东西,这时候白马王子就该出场啦!”


“这和KISS有什么关系。”


“你本身就已经习惯于这个诅咒般的宝石了吧,所以你本身就是一个诅咒,用你的这份诅咒去感染姐姐,而正如你能用你的精神力去限制宝石不去反噬你自己一样,你也能去限制它不去伤害姐姐,最终姐姐的诅咒就被你的诅咒置换。而形成这个契约的模式就是KISS啦,要同时震撼姐姐和你的心灵和肉体把你们沟通起来,这是最佳方式,当然你想用更进一步的方式我没有意见哦。”


“哼,我不觉得没有其他方式解决。告诉我。”


“我真的不知道,不过堂堂迪卢克老爷,为了守护自己的初吻还是要杀死蒙德城的居民吗?真是无情呢。明明姐姐衣服破破烂烂的时候就被你看到了各种各样的地方呢,然后还偷窥姐姐的全部记忆,把姐姐全看光光了啊,事到如今,竟然想毁尸灭迹吗?”


完美的一击。其实迪卢克最不擅长对付女人了,可是这次行动偏偏全撞了一遍。就趁这个时候,黑色的蛇尾突然变长狠狠的捆住了迪卢克和托娜。


“其实我当然不是弟弟啦,只是他想要姐姐幸福下去的诅咒,所以哦,这就是我的最终手段啦,迪卢克。”

09-24
0
管理
回复

尾声


那个诅咒说的没错,的确自己给予的新的诅咒(KISS)维持住了托娜的性命,在自己死之前,她应该也能正常活着。


但是,失去了某种各种意义上都很特殊的东西的迪卢克心里五味杂陈,这个冰块脸前所未有地染上了少许红色,虽然相比托娜红的跟火史莱姆一样的脸还算克制,但这对于迪卢克已经是绝对的失态了。


以贵族的礼仪来说,自己绝对不可能不对托娜特殊照顾甚至--。别胡思乱想,这就是那个诅咒的目的吧。想到这里,迪卢克试图平复一下自己的心。结果因为诅咒的话,又想起来他看到的记忆,这也是她的初吻,然后某些非礼勿视的画面又再一次一闪而过,迪卢克已经


无法平复了。


“抱歉。我弟弟到最后,还是搞了一次恶作剧呢,但是我知道的哦,他只是太想要我能过得好,对你多有冒犯还请见谅。你不用去在意我的。”话虽这么说,脸的颜色已经是更加活性化的火史莱姆的程度了,初吻的杀伤力对于心怀幻想的少女可是巨大的。但是即使染上

了一点红色,那张苍白的脸还是显得那么脆弱。


“说什么呢?我不可能不为自己做的事负责。接下来就由我来照顾你,跟我去我的庄园吧。”


“诶---?”托娜的心都要停了。


“咳,我只指去接受我庄园的专业医师的治疗。现在的你依然需要控制自己和修养,而且西风骑士团肯定不会救对他们没有价值的人。”迪卢克略微撇开了目光以掩饰自己的心虚。


真是的,这个男人总会说一些会被误解的话啊。

09-24
0
管理
回复

“那份诅咒其实远比我想象的强,没有你弟弟的话,结果可能是我被吞噬吧,不仅没能拯救蒙德城的其他人反而被已死的被害者拯救,就这一点来说,其实我怎么补偿你也不为过。但是我还有要做的事,最近蒙德的局势更加暗云涌动,在这些事完成以前,我还不能停下来,所以,当一切结束后,如果这份诅咒(爱)还存在,由我陪着你也无妨,虽然我不觉得跟着我是个好选择就是了。”


“诶----?”这次好像怎样都不可能是误解了呢,但是......


“不需要这样的哦。如果因为这种事情就去‘补偿’女孩子的话,你身边的女孩子会成群结队的啦。我呢,已经决定好了,要背负着弟弟的梦想和希望活下去,那个家伙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去守护身边的人了。所以,如果我能恢复的话,请让我成为您的力量和您一起守护

蒙德吧。这不仅仅是我弟弟的愿望,也是一直被他人所救的我的愿望。”


“哼,先好好休养吧。”

我对托娜的话一点也不奇怪,早在她的记忆里,我就明白了她是一个怎样的人,客观来说,在战斗上她似乎也有不亚于琴的成长潜力。不过在这胸口跳动的绝对不是心动什么的,只是精神力耗费过度的疲劳。哼,明明现在的她已经一份力气都没有了,活下来就是一个奇

迹,依然还想着别人吗?如果西风骑士团都是这样的家伙,一切都会不一样吧,这样的人,不应该遭受更多的痛苦。


迪卢克突然一把抱起了托娜。

“我先带你回去,你的身体还很虚弱,回去再说。”


这个笨蛋一点也没有在意到公主抱对女孩子的杀伤力。托娜的脑袋已经当机了,而迪卢克正抱着托娜飞奔。


“那个,如果哪一天,您所期望的晨风已经到来,累了想要休息的时候,我呆在你的身边吗?”托娜在风声里轻轻喊道。


----这是超越了记忆里的思维,迪卢克所未能预料的话,换而言之是两个人相遇后所诞生的新的感情的诉说。


“■■■■。”


在蒙德的风声里,丘丘人没能听见那细小的罕见的迪卢克的扭扭捏捏的回答,而这大概是属于他们两个人的秘密。

09-24
0
举报
回复
|
0
漏打了能。
累了想要休息的时候,我能呆在你的身边吗?
管理
回复

完结。如果有兴趣的话,不妨再看第二遍,估计能发现和第一遍不同的地方,哼哼,伏笔可是一路埋好的,迪卢克提到的只是一丢丢啦。

只是平常会有很多脑洞,这个脑洞比较短,就写下来了,灵感的来源其实是极度分裂啦,不过我可是不会照搬手法的人,所以使用了双重欺骗这种把戏。

09-24
0
管理
回复

原本是想写个微悬疑的,最后不知道为什么写苏了。

一定是卢姥爷发动了魅惑术。
09-2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