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游社 · 崩坏3

月下轮舞 DanceStep22,生死一线

来自版块: 甲板
85
3
4
0
文章发表:09-29
ab319bd5f2efb34adae927667318db6c_6088510408057161252.jpg

尼亚·沙尼亚特手下的修女们赶到圣芙蕾雅学院的研究所,在地下五层的圣痕保管室内找到了自行截断双腿的时雨绮罗。

时雨绮罗被小心地放上担架时,她很“贴心”的向医疗修女提醒,“那只血族会使用猛毒,要多注意。”

医疗修女帮时雨绮罗紧急处理伤口,边流冷汗边对时雨绮罗讲道:“好了,你别说话了!”

时雨绮罗现在的形象就是一个伟大的、独自阻拦血族却失败的功臣,是要小心谨慎对待的。

被搬运走时,时雨绮罗的内心不断地在冷笑。

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尼亚·沙尼亚特的部队会毫不留情地追杀舰长和德莉莎,将他们赶出圣芙蕾雅学院,塞西莉亚学院长的学院又会回归平静,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这都是她时雨绮罗的功劳啊……

“无量塔姬子!”

几名修女带着手下,踹开姬子导师的宿舍门,换好正装的姬子导师平静地坐在沙发上。

瞥一眼这些修女们,姬子导师站起来,不用她们催促,她先走在了前头,不像被押送的更像带队领头的。

“不用你们指责,他是我的学生,我信他,该付的责任我也会付。”

这一刻的姬子导师,真像一位将军。

帅炸了!

再说舰长这边。

舰长把眼镜摘掉,现在把美颜关掉比较好,德莉莎也把兜帽戴上,比起显眼现在更需要的是低调。

这样他们才有机会离开圣芙蕾雅学院。

现在他们身处的位置距离学院正门至少还有千米以上的距离,包括他们在内,半数以上的学院在校生、各部门工作人员、娱乐场所负责人都在这里了,也许还有正在陆续赶来的,也许有被集中到其他地方的。

不管怎么样,现在这里的人数够多,凭肉眼很难分辨出所有人。

再考虑到探测仪器,尽管德莉莎待着能遮掩她身为血族气息的护身符,舰长还是想尽可能地早些转移,离开学院。

学院的植株分布还是很多的,这不错。

对舰长行动有利。

不着痕迹地带德莉莎混到人群边缘,确认在场的修女、修道士们没有注意到他们,舰长拉着德莉莎闪身躲入灌木中,以灌木作为掩体,悄悄地靠近车辆的位置。

“你们说究竟是谁背叛啊?”

“无量塔姬子的学生……哪个醉鬼的学生,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话说刚才我好像瞟到有个红头发了家伙偷摸摸地离开了欸……”

“错觉吧?”

在窸窣地低语间,舰长来到了一辆装甲车的附近,这辆装甲车防守相对较弱,看守也就只有一个,是最好下手的了。

照学到的技术,舰长悄无声息地来到这位修道士背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扼住他的咽喉,拖入灌木中扭断他的脖颈,搜身把认证卡拿走。

舰长动手的时候,差不多是黄昏的时候,认证卡到手,舰长不多想,确认没有被发现后,直接上车,往认证器里插入认证卡,启动马达,调动档位,一脚把离合踩到底。

“喂——!”

诸位修女、修道士愣了一下,心想任务不是看守这里吗?随即他们变反应过来,这是血族和那个叛徒做的好事!

这下是个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辆装甲车被劫持了,当着他们的面被劫持了。

修女、修道士们自动分配好,三分之一的留下,其余的纷纷坐上装甲车,直追舰长和德莉莎坐的那辆。

几位级别高的修女接通通讯器,向尼亚·沙尼亚特报告。

“什么?”尼亚·沙尼亚特差点没把通讯器给砸了,又被血族逃了?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

汇报的修女咽口水,仅量保持平静,向尼亚·沙尼亚特提出申请,申请允许使用重火力压制跟使用圣痕的许可。

自然不用说,尼亚·沙尼亚特同意了,要是被血族逃了,可就不是丢人现眼的关系了,这可是关乎沙尼亚特家的荣誉和脸面!

心急如焚的尼亚·沙尼亚特丢下还在审问的塞西莉亚学院长,和亲信一起去了现场,她要亲手把控情况,在场级别最高的米廉修道士,就不客气地在他的尊敬下,把塞西莉亚学院长请到了事发地点,相关资料、物证也都一起被带过去。

当然,姬子导师也同样去了现场,但是对她的指责要推迟一些时间了,比起追究责任现在捉住血族更重要!

“情况怎么样?”尼亚·沙尼亚特一赶到现场,便出声询问道,连一同跟来的塞西莉亚学院长跟米廉修道士还有姬子导师她都没心思去管了。

在仪器前的情报管理官,监控情况的同时,向尼亚·沙尼亚特汇报情况。

这时,也被搬运到这里的时雨绮罗面带潮红,十分期待地叫了学院长一声,学院长冷淡地看了她一眼,见她双腿被砍断,就象征性的点下头,也没有说任何鼓励或是嘉奖的话。

“目前为止,我方损失不多,已击破血族劫持的运输车,下位圣痕所有的修道士死亡五名,轻伤修女两名,已进入白刃战。”

尼亚·沙尼亚特这是松了一口气,这点损失可以说是轻微中的轻微了。

“血族有使用血鬼术吗?类型呢?”

“是,确认为是变异带有猛毒的血烟术。”

“让净化、冰元素圣痕的随时准备提防毒烟!那个学生呢?”

“是。叛徒的武器确认就只有一柄太刀,没有其它武装,应该没有移植圣痕。”

尼亚·沙尼亚特左手食指点着下巴,情况还在掌控内,同时她又觉得哪里不对劲。

一个没有移植圣痕的学生把拥有圣痕的时雨绮罗打得没了双腿?

考虑到血族的猛毒,应该是两个打一个,时雨绮罗既要防范毒烟又要应对叛徒,使用圣痕过度了吧?

尼亚·沙尼亚特能想到的,学院长也自然没有余漏,不着痕迹地瞟一眼时雨绮罗,现在也不好检查时雨绮罗的圣痕是否真的是使用过度,也就只能作罢。

符华凑到姬子导师身边,在姬子导师的注视下,符华摇摇头。

姬子导师闭上眼睛,随后睁开,毫不掩饰地对时雨绮罗表示出厌恶甚至是憎恨。

她不信,她不信学院长会对舰长见死不救,从学院长对时雨绮罗的态度看来,明显就是时雨绮罗擅自行动,陷舰长于不义。

针对舰长对她时雨绮罗有什么好处?

虽然舰长跟血族私通确实不对,但是舰长又没有纵容德莉莎杀人吸血,除了一次大型学生贫血引起的事件外,还发生过什么?

“符华,找机会检查时雨绮罗的圣痕。”姬子导师在符华耳边低语,符华点头,之后对姬子导师说道:“这没问题,但是我现在担心的还是舰长究竟有没有移植圣痕。”

“如果有他早该用了吧?”

“万一呢?万一舰长他不知道他移植的圣痕有什么能力,也不会用呢?”

符华的这句话,让姬子导师出了一身冷汗。

是啊!万一舰长真的移植了圣痕,只是不会用,然后在情急之下使用了一星半点……

时雨绮罗故意放走舰长的说法就不攻自破了,会变成舰长盗走圣痕和血族私通,把时雨绮罗的双腿砍断的情况。

应该不会吧……

就在姬子导师在心里祈祷时,一道神圣的白芒冲破云霄,似乎是要驱散所有黑暗一般,惹人注目。

“发生了什么?”尼亚·沙尼亚特急得叫出了声。

“是,是圣痕!确认为是那个学生发动了圣痕!”情报官没有控制音量,叫了出来。

姬子导师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怎么就偏偏屋漏逢夜雨啊?!

让我们把目光转到舰长和德莉莎这边。

确实,舰长劫持车辆的举动不错,但又没有什么用,弄得修女、修道士们没车一样。

另外装甲车的武装还需要进行生物认证,没进行生物认证甚至连车速都提不上去。

所以舰长果断放弃了装甲车,横停在高架桥路面上,和德莉莎从右侧跳车下来。

好歹里面有一些火器,舰长引爆炸弹,算为他们争取了一秒的时间,因为修女、修道士们得到使用圣痕的许可了。

修女、修道士们人多势众,舰长和德莉莎形单影只。

修女、修道士们还能使用圣痕,舰长甚至连他的Lucius圣痕有什么能力都不知道,德莉莎的猛毒血烟在开阔地带根本不好用,修女、修道士们还有净化能力或是冰元素的圣痕,完全被针对好不好?

再说舰长双拳难敌这么多个修道士,拜托,舰长在天才,他就只认真的用阉割版的绯樱一刀流健过身,稍微学了一点太虚神剑好不好?

论经验、论技术,他拿什么比?

于是舰长就这样毫无悬念地被几个修道士用重力圣痕压制趴在地面,太刀被压地破碎。

眼看德莉莎要遭拥有净化圣痕的修女联手伤害时……

“德莉莎!”

“德莉莎!!”

在将近15倍重力下,舰长强撑着重力,向德莉莎伸出手,哪怕七窍流血,他依旧在强撑。

他答应过的。

他答应过的!

一位还有慈悲心的修道士对舰长说道:“年轻人,放弃吧……你只是被血族蒙蔽了双眼,你回头看看,难道人类社会的美好是假的么?”

舰长听不进去。

他是一个倔脾气,连他本人都没有察觉到的倔脾气。

他决定的事,哪怕再离谱、再不合情理,他也要去做……

他和德莉莎的那朵名为爱情的花才刚刚长出花骨朵儿,怎么可以让它在这里凋谢?!

“Lucius的王!说好给我力量!”

仰天长啸。

舰长的背后,那代表Lucius的圣痕,绽放出光芒,神圣中又带着死寂的光芒,一下突破人工圣痕的重力,重新给舰长获取自由。

“圣痕?那种类型的?”

“数据库没有这种类型的圣痕!”

里舰长最近的几个修道士被这Lucius圣痕的发动反震,口吐鲜血。

舰长半跪在地,一柄柄武器出现围绕在他身侧,将他围拢在内。

粗略一看,估计有十几柄,但是都没有具体的样子,居然只是由能量构成的轮廓。

伸手一抓,Lucius天选王的王剑轮廓被舰长握入手心,其它王剑轮廓随之消失。

舰长出于首次使用圣痕的本能,将天选王剑轮廓朝德莉莎那里甩去。

随后……他整个人消失了!

定睛一看,他居然是变成了粒子,在天选王剑轮廓到达几位修女那里时,由粒子重构身体,抓住天选王剑轮廓,他不留情地朝修女的咽喉斩去。

左手一招,另一柄王剑轮廓随他意志出现在手。

这柄王剑轮廓是天选王的父亲的佩剑,就是那名没有谥号的王。

父王之剑的轮廓朝另一名修女一甩,身化粒子,随剑位移,剑尖刺入修女心脏,拔剑再甩,舰长位移到德莉莎身边,两手松开,两柄王剑轮廓顿时消失。

把德莉莎抱入怀里,舰长左手往身前一按,一道像是透明的、六棱镜组成的玻璃墙,将他们环绕在内,数发炸弹对这防护墙都没有造成损伤。

哦,不是,损伤有,但是又立即自动填补、自我修复了。

舰长把德莉莎放下,右手一握,天选王剑轮廓出现在手。

发动Lucius圣痕能力的舰长,他左眼的瞳孔,在这时变成了赤红色。

舰长这时全身上下弥漫了一种说不上来的狂气,他举起天选王剑轮廓……一剑挥下。

剑芒冲天而起,带着舰长的狂气、对德莉莎的承诺、对生存的渴望,这是……

“太虚神剑,剑捌·生死!”

太虚有神,一剑画天殇。

剑捌开道,一线生死关。
4
0
看帖是喜欢,评论才是真爱:
  • 全部评论
  • 只看楼主
排序:正序
管理
回复
喜欢的朋友来B站搜我的ID“游尚安在”,多支持

09-29
0
管理
回复
我去,月下的cg图违规了?
09-29
0
管理
回复
麻烦舰长换个图
09-29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