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游社 · 崩坏3

符华同人-寸铁玄心_第一幕

101
1
2
1
文章发表:05-19

第一幕 重返太虚

 

O

明洪武七年,公元1375年,敦煌。

风沙仍一如既往地大,跟百多年前没有任何区别——实际上,这地方一直如此。赤鸢在这风沙停息之后,便出门了。

“敦煌吗……第一次来,还想多呆几天呢。”赤鸢呢喃低语着。

她找到了前来剿灭异兽的士兵,首次跟他们正面接触。

“好汉,你们的队长在哪里?我有一事相告。”赤鸢裹在斗篷里说。

士兵们狐疑着打量她,一脸嫌弃地正要拒绝时,队长出来了。“女侠何事?如你所见,我们正赶去讨伐异兽,还请你长话短说。”——队长的修养显然比一般士兵好得多。

“西郊的异兽已经被我清理掉了。”赤鸢把斗篷兜帽又往下拉了一些。

“哦?”队长来了点兴致。

“什么?”“一个人吗?”“她到底是何方神圣?”“哎,你看啊,她没有缠脚!”“会不会是哪个王爷的千金啊?”……队伍里面瞬间开了锅。

“安静!我们还有石窟的异兽,你们难道忘了吗!”队长控制住局面。

“那个啊,我前几天就收拾完了。”赤鸢轻松地把肩部的斗篷理顺。

队伍哗然。队长也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她:“一个月前派过去的一什精兵至今杳无音讯,你一个人怎么清理?你跟他们联系上了吗?”

“怎么清理,自然是把异兽悉数剿灭。但至于士兵们,则很遗憾,我昨天到那里的时候,只见他们已经尸横遍野。我只好让他们入土为安了。”

“……情况我明白了。这位女侠,我虽感激,但不知你说的是真是假——我们得自去确认一番。”队长说。

“请便。我自在此处等候。”赤鸢随意地挥了挥手,走进旁边一家酒馆。

 

I

约莫黄昏时候,那一队士兵个个带着难以置信的神色回来了。士兵们回到驻扎的驿馆,队长则径直奔向清晨那一家酒馆。

“慢死了。”赤鸢不耐烦地说。

“这几十里路,一日一来回,你可看看举国上下,能者有几人?”队长也吐槽。

“不管了。总之,现在你信了?”

“信了。无事不登三宝殿,女侠有何事相求?”队长是个明白人。

“我且问你。你是钦差?”

“是。”队长说着展示了文书。赤鸢大概扫了一眼,这个队伍是从京军之中挑出的精锐,足见皇帝对石窟异兽的重视。

“那我便有一事相求。”

“请讲。我尽我所能。”

“带我入宫。如若不行,至少将我的事迹传达皇上。”

队长有些为难,不过仍然开口:“能否进京我都无法保证,更别提入宫了。不过我可将你带到京城周边,若是天子感兴趣,自会召你入宫。”

“啊啊,就这样好。”赤鸢裹在斗篷里咧嘴一笑。

“不过……女侠,在下也有一个小小的问题想请教。”队长仍旧有些怀疑地发问。

“请讲。”

“你如此遮挡本来面目,是为何故?”

“……阁下自看便知。”赤鸢见旁边没有人注意,便把帽兜解下。然后又戴上。

看着这副比起当时中原人乃至西域人都过于异域风情的白皙面孔和那对清澈炽红的眸子,队长的表情变得惊讶起来,随后又紧锁眉头:“女侠,你真是一个人清剿异兽的么?”

“哎呀呀,真是爱怀疑呢。如若不信,饭后你大可跟我比试比试,定教你输得心服口服。”赤鸢脸上挂满了神秘的微笑。“小二,点菜!”赤鸢说着喊了一声。

“客官要吃些什么呢?本店今天也有上好的酒菜呦。”店小二的脸上笑成了一朵花。

“我随便吃点什么就行了。女侠呢?”队长问。

“我也随便吧。”赤鸢摸着钱袋,有些不好意思。

“女侠莫非是囊中羞涩?”队长摆出嘲讽脸。

“要、要你管!终日大鱼大肉,偶尔也会想粗茶淡饭一回嘛!”赤鸢的脸上微微泛红。

“钦差,我请客了。账单上报衙门。”队长向小二展示了官印,小二便笑得更灿烂了。

“……你这不是公款吃喝吗?不是腐败吗?”赤鸢一脸鄙夷地看着腐败的队长。

“制度就是这样,什么腐败不腐败的。而且再说了,你一个人省了我们三十人多少功夫,一顿饭钱算什么?”队长耸了耸肩,看着整理斗篷的赤鸢。

很快便摆上了两盘半荤的菜和一锅清汤。赤鸢立马就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明显不是与她容貌相匹配什么大家闺秀。那队长虽说是个军人,不过看来是受过良好的教育,吃起来则彬彬有礼。

这个神秘人到底什么来头?队长心里只有疑问,没有答案。

 

II

“队长,圣旨,圣旨啊!”士兵慌慌张张地来报告。

“什么?居然这么快吗……”队长立马起身,也奔向外面。

邮差从疲惫的马上跳下,将一封黄色的、边缘印画有龙纹的信交给队长。队长不顾周围有人,直接打开信件,念了起来:“……朕要见赤鸢,速回。”——信里面只有这几个字。

“看起来我很受欢迎嘛!”赤鸢不知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

队长笑了笑,收好信件,并不多言语。随即转身吩咐事情去了。

那赤鸢很快收拾完行李、来到兵营,却又无事可做。她只好在营帐中闲坐着,眼看周遭忙来忙去的兵士,间或也帮忙些许。一个多时辰很快过去,队长把一切吩咐清楚,拿了官印、文书、行李、圣旨,备了马车、盘缠,带上赤鸢,望东南驰去。

“呐,队长大人,我有件事想问你。”紧贴着坐在一起的赤鸢发话了。

“怎么了?”队长似比她还迟钝。

“你的名字是?”

“确实啊……不知道名字也不方便。”队长自言自语般地看向车外。

“而且,你已经知道我的名字了——这不公平。”赤鸢一板一眼地说。

“你的名字?……莫非,你的名字就叫‘赤鸢’吗?那不是名号一样的东西么?”队长惊讶地转过头来看着她。

“实际上……我本没有名字。”赤鸢有些尴尬地解释。

“是吗……我见你这一不缠足二不束发,本以为肯定是个大家狷秀,一定有名有姓,来头不小的……”

“说笑了。实际上,我连这名号都不知是何人所赐。”赤鸢有些悲凉地笑笑。

“我的名字是黄坚。”队长看着黄沙滚滚的窗外,没有多说一个字。

 

III

“符华、符华、符华……”赤鸢双手插在破旧斗篷的两侧口袋中,轻快的脚尖扫踢着路上的石子。

黄坚看了看这个小女孩一样的神秘人,只是笑笑,并没说什么。

两个人继续走着。像这样的任务,黄坚已见怪不怪了——虽是京军,却几乎总是在帮忙跑腿——抑或是帮毛大官人,抑或是帮天子本人。这样的任务——比起当保镖更像是导游的任务——也并不是没有,除了今天之外,大概去年外国官员来朝时也有过,不同之处在于那群外国官员脾气坏得多罢了。年初才为老先生懊恼不已的天子居然对一个来路不明的民间侠士封地加爵赐姓名,更使得黄坚对面前这个神秘人摸不着头脑。

哪天私底下再问问天子好了,黄坚心想。

两人走进一幢宅子的二层。这里是黄坚的房子,天子为了奖励在当年某个大事件中立功的黄坚,而赐予他名字和这幢宅子。

“哇!这里可以看到皇宫耶!”刚得到名字的符华兴奋地奔向窗外。

“只能看到个墙而已。”黄坚放下行李。

“什么嘛,没劲!”符华一屁股坐在床上。

“好了,这里给你住,我要回兵营的住所了。”黄坚说着就要走。

“诶!等等!”符华突然跑上前一把拉住黄坚。

“女侠,这是?”黄坚试图把手抽回来。

“不行,你一定要跟我一起住!”符华撒起了泼。

“符华大侠,这是您有所不知。古人云‘男女授受不亲’,正所谓入乡随俗,还请您谅解呀。”黄坚轻轻地把她的手给拨了下来。

“唔,我不管!你不在的话,我……我怕!”符华挥舞双臂,就差满地打滚了。

黄坚则是又好气又好笑:“符大侠,你这身手,连异兽都奈何你不得,还会怕甚?”

“啊啊,你欺负我!不行,我要去找皇帝告状!你给我等着!”符华二话不说就奔了出去。

“喂!朝中议政不可擅闯!你停下,钥匙还未拿呢!喂,喂!”黄坚不得已也追了出去。现在天子正跟文武百官商议国家大事,擅自闯进去搞不好是要掉脑袋的呀!

那符华哪会理他,放声大笑着,一路飞跑出去了。

这一追就是追到了正殿前面。拱卫司的同僚根本没敢阻拦这个天子的新宠儿,只让她径直冲入了正议事的朝廷中(实际上怕也拦不住);而为了防止敬爱的队长大人脑袋不保,则把他拦下了。

“你们干什么!想让我丢脸丢到天子那里去吗!”黄坚急得满地跳舞。

“冷静!人家擅闯公堂那是 ‘异国礼数不同’,你这一进去怕不是得进诏狱!”卫兵仍没有放行。

“那她‘此人图谋不轨’一搞,我不也得进去吗!”黄坚仍执意进去。

五人你不让我我不让你,就在正殿外磨了起来。争执间,一个充满矛盾的威严的中年男声忽然把某人叫住:“黄坚,你过来。”

“队长,你完了。”最近的兵士悄声说。兵士们便把交叉的画戟通通放开了、给来人让开一条道。

来者不是别人,看那一身金黄的龙袍便知了。黄坚即刻下跪行礼:“天子陛下贵安。”

“你也安,快快请起。朕问你,符华女侠所言之事,你可同意呀?”中年的天子稍微理了理衣襟,而且面孔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丑。

“罪该万死,且容末将辩解。”

“何来辩解?不过点头摇头耳。符华女侠想去你家暂住,你要是不同意,我就把她暂留宫中。你不知道这件事吗?”天子有些奇怪地问。

这一问把黄坚给问懵了:“啊?”

“哎呀!我看哪,不如就依了女侠罢!你也足够年纪,甚可论婚嫁之事……”天子摸了摸下巴的小胡子,若有所思。

“……遵命。”黄坚哭笑不得,只得一把顺承了。那只符华抓着天子的龙袍,从天子屁股后面探出个脑袋,一脸坏笑。

拱卫司的士兵们也都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当然,没人敢在天子面前叹气的。

“天子,末将斗胆有一事相问。”黄坚忽然又说。

“正好朕想跟你单独说点东西。女侠,你在这儿跟几位先聊一聊,黄坚很快就回来。”天子把符华招呼到那几个士兵中间,便把黄坚带去正殿一个无人角落去了。

符华摆出一副胜利者的笑容,对苦瓜脸的黄坚吐舌头。黄坚软绵绵地跟着脚下生风的天子,蹒跚地挪动。

“天哪,我不是在做梦吧?天子的心情怎么会那么好?”一个士兵小声说。

“但是好像在跟队长说些很重要的东西。”另一个士兵悄声回答。

“是在说我哦。”符华有些寂寞地开口。

“你?……说起来,传闻你独自清剿了石窟异兽对吧?”第三个士兵回忆着。

“是的哟。我跟你们都有点不一样的哟。”符华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轻轻地叹了口气。

“嗨!小姑娘叹什么气嘛!你看看,现在天子都把你当成座上宾了,这可是多少人做梦都不敢想的啊!”第四个士兵笑着说。

“是啊,小姑娘,自信一点吧。——你可是连异兽都清剿了。”第二个士兵也说。

“谢谢。我的心情好一些了。”身高大约在士兵们肩膀的符华,脸上又恢复了天真无邪的笑容。

“这不就对了嘛。”第三个士兵也赞赏。

而大殿的角落里,是两个严肃多了的人。

“黄坚,朕知道这些话可能你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但仍请你听完。”天子一扫原先的轻松笑容,压低了声音说。说的时候还特意扫视四周,确认有没有别人。可以毫不客气地说,这根本不像天子该有的举动——倒像极了仪鸾司那群阴险家伙。

“末将悉听吩咐。”黄坚也察觉出这个天大的异变,双手抱拳,就要下跪,却被天子制止了。

“你知道‘赤鸢填海’吗?”天子问。

“妇孺皆知。”

“这位女侠的名号也叫赤鸢,但可不仅仅是个名号。”天子瞟了一眼有说有笑的士兵们和符华,严肃地说。

“陛下之意是,她是赤鸢转世?”黄坚联想到了石窟异兽等对普通人来说绝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不,据朕的调查,是赤鸢本尊。”天子摸出了一本册子,递给黄坚。

黄坚大概翻了翻,这个册子记录的是一个名为“赤鸢”的战士与历代政权的互动,还有本朝仪鸾司作的一些调查。这个互动最早居然追溯到了秦朝的始皇帝那里。

“天子,这是?”黄坚有些不解。

“她不是凡人。朕是天子,而她,是真正的天人啊。”天子甚至也无奈地摇了摇头。

 

IV

站在世界顶端的天子居然会说出这样一番话,黄坚怎么都想不通。但在这件事情上他严格遵守了天子的命令,对包括赤鸢符华在内的所有人保密了。天子还教导说,“若非‘无法战胜’之敌,万不可惊动赤鸢。”

“此事绝非朕所能成——”天子的话回荡在脑海,“届时,即便是朕的命令,你也要三思,切不可盲从。黄坚,帝国的未来、人民的未来,就交到你的手上了。”

“征伐掳掠、开疆扩土,固功载千秋。然日愈兴盛,则日趋亡殆。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长久之计,非法勿用,切记。”天子交予的册子副本扉页赫然印着这句话。其下按注,这是原本的先贤原话,历代的复刻都将其原封不动地保留了。这本册子是专门托付给“赤鸢的负责人”的,被托付这本册子的人必须终生守护赤鸢。

“‘法’吗……”黄坚看着车外滚滚飞尘,再低头看向怀中安睡的符华,无声地呢喃。

洪武八年春,即公元1376年春,神州大地之南。

山人歌曰:“巍巍太虚山,天峰紫桃源。”——大致把太虚山介绍了一遍:三大主峰天穹峰(最高峰)、天督峰(半腰间有一小型湖泊)、天石峰(因当地传说“仙人化石”得名),山涧紫荆溪(河岸多紫荆树),还有山谷地带的村落桃源乡。

桃源乡北行约二里,山势徒然变陡,再上约一里,见一石窟。窟有大门,门上有匾,匾书汉隶“拂云观”三个大字。启门入窟,则得开阔地一片。紫荆溪悬挂山上成一瀑布,人临其渊,深不见底。此处绝景乃是天督峰一隅,循溪下视,则可见一路蜿蜒,直至桃源乡。

此处有道观一所。虽仅有地十数丈见方,起居游乐,却也充余。鸡笼、茶田、菜地、水窖、鱼塘……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里乃是被皇帝派人特地修缮了的,一改前朝的荒废破落,现在又恢复了盎然生机。

黄坚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远方烟火——他已被这景色深深折服了。

“是吗,今后就住在这里了啊……”符华摸出钥匙打开屋门,她的动作不知为何相当熟练——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阳光透过这空气混杂草木灰和棉屑的胶体分散系,形成了一道道光柱,指向地上的斑驳。

“我是人类的一颗钉子,一颗默默无闻的钉子;我为人类效命,在人类需要的地方,默默耕耘、默默守护,直到永远。”符华念叨着打开窗户,让窗外的阳光和清风扫去屋里发霉的灰尘——虽然她也不知道在念的是什么。

“天子把我安排在下面村里,有事情我会联络你的。——我能坐下吗?”黄坚这才发话。

“请便。——我看看有没有茶叶。”符华翻找起来。

“先前天子跟我说了一通,我倒有个疑问。那些异兽,跟别的动物实在是太不一样了,它们到底是什么?我从小就常与它们战斗,那种力量,绝不是一般动物。”

符华略带惊讶地看着眼前这个大约25岁的青年男人:“我依稀记得有谁说过,异兽是上天派来消灭人类的使者。我已经很久没见到能从异兽手里活下来的人了。大概,皇帝选中你是有原因的。”

“也许吧。但既然你说这是天命,我们又何必违抗呢?”黄坚表示并不是很能理解。

“为了活下去。——道理很简单,面对异兽,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那些遵依天命的,早都已化作尘土了。”符华摸出了茶叶,而后给灶台点火,上锅烧水。

“难道就不能将这异兽消灭干净么?”

符华笑了笑,在桌上摆下两个茶杯。

“谁知道呢。”

 

第一幕完。

2
1
看帖是喜欢,评论才是真爱:
  • 全部评论
  • 只看楼主
排序:正序
管理
回复


没有屏蔽词,大胜利!

05-24
0